主页 > 77555曾夫入论坛数理分析 > 汉代均输制度到底是怎么样的?
汉代均输制度到底是怎么样的?

  大夫曰:“往者,郡国诸侯各以其方物贡输,往来烦杂,物多苦恶,或不偿其 费。故郡国置输官以相给运,而便远方之贡,故曰均输。开委府于京师,以笼货物。贱即买,贵则卖。是以县官不失实,商贾无所贸利,故曰平准。平准则民不失 职,均输则民齐劳逸。故平准、均输,所以平万物而便百姓,非开利孔而为民罪梯者也。”

  文学曰:“古者之赋税于民也,因其所工,不求所拙。农人纳其获,女工效其功。今释其所有,责其所无。百姓贱卖货物,以便上求。间者,郡国或令民作布絮,吏 恣留难,与之为市。吏之所入,非独齐、阿之缣,蜀、汉之布也,亦民间之所为耳。行奸卖平,农民重苦,女工再税,未见输之均也。县官猥发,阖门擅市,则万物 并收。万物并收,则物腾跃。腾跃,则商贾侔利。自市,则吏容奸。豪吏富商积货储物以待其急,轻贾奸吏收贱以取贵,未见准之平也。盖古之均输,所以齐劳逸而 便贡输,非以为利而贾万物也。”

  桑宏羊以諸官各自市,相與爭,物故騰躍,而天下賦輸或不償其僦費,乃請置大農部丞數十人分部主郡國,各往往縣置均輸、鹽鐵官,分遠方,各以其物貴時商賈所轉販者為賦而相灌輸;置平準於京師,都受天下委輸,大農之諸官盡籠天下之貨物,貴則賣之,賤則買之,如此富商大賈無所牟大利則反本,而萬物不得騰踊,故抑天下物,名平準。

  均輸謂諸當所有輸於 官者,皆令輸其地土所饒,平其所在時賈,官更於佗處賣之,輸者既便而官有利也。”

  《急就篇》云“司農少府國之淵,遠取財物主平均”顏師古注云:價有貴賤,又當有轉送費用,不欲勞擾,故立平準均輸之官。

  尚書張林上言:穀所以貴,由錢賤故也。可盡封錢,一取布帛為租,以通天下之用。又鹽,食之急者,雖貴,人不得不須,官可自因交阯、益州上計吏,往來市珍寶,收采其利,武帝時所謂均輸者也。於是詔諸尚書通議,暉奏據林言不可施行,事遂寢。後陳事者復重述林前議,以為於國誠便,帝然之,有詔施行,暉復獨奏曰:《王制》天子不言有無,諸候不言多少,祿食之家不與百姓爭利。今均輸之法,與賈販無異,鹽利歸官,則下人窮怨;布帛為租,則吏多姦盜,誠非明主所當宜行。帝卒以林等言為然,得暉重議,因發怒,切責諸尚書暉等。

  武帝作均輸法,謂州郡所出租賦并雇運之直,官總取之,市其土地所出之物,官自轉輸於京,謂之均輸。

  李强老师在某篇文章中是这样解释桑弘羊推行的“均输法”:大司农在全国郡国内设置均输官,利用各地物价不一、物产不一的情况,将各地贡赋在输往长安的途中以所到地物价进行转卖,再购置卖处的物品,易地而卖。这样辗转至长安时,不仅将关中所需货物送至,也能为国家积累商业资本,沟通了各地商品的有无。这跟徐复观、王利器等人对均输法的理解不同。

  考虑到京师已设有平准官(平准各种货物物价),所以汉代的均输制度在中途到底有没有卖货再买再运这个环节?均输制度到底是怎么样的,想请教一下大家。分享: